喜酒

很开心,写的文有人看٩(๑´3‘๑)۶
H.W.=happy wine=喜酒
就是这么简单粗暴
爱你们

【瑞金】在鬼屋

        昨天凯莉在格瑞面前‘不经意’的提起,让女方对男方产生依赖情绪的鬼屋是表白的最好去处,想想对方眼角泛着泪光,紧紧的抱住你求安慰。出来以后哄哄对方,再顺势一表白,简直完美。

        于是今天格瑞站在游乐园门口等金。
        在格瑞尽量耐心的等待下,迟到了半个小时的金终于一蹦一跳的到了。

        金自然的拉住格瑞的手,说:“难得格瑞你陪我来一次游乐园,我们去鬼屋玩吧!”
        正在思考怎么提出去鬼屋的格瑞:“……好”

        两个人牵着手排着队,金一直左顾右盼的。
        终于排到了他们两个,金迫不及待的拉着格瑞就往里冲。
        格瑞开始对凯莉的话产生怀疑了。

        进到鬼屋以后,一直蹦蹦跳跳的金老实了下来,这让格瑞看到了希望的小火苗。

        路上偶尔会有掉下来的血淋淋的假胳膊假腿,但是完全吓不到心理素质过硬的两个人。

        对鬼屋质量很失望的格瑞面无表情的跟在金的后面,突然听到金装鬼大声的嗷嗷了几声,吓得小心脏一哆嗦,赶紧凑过去准备安慰金。
        然后他就看见了那个被金吓倒在地的装鬼的工作人员,还有一脸兴奋的金。

        辣鸡鬼屋。
        以后再也不信凯莉的话了。
        格瑞黑着脸想。

        第二天无辜的凯莉大佬发现自己被格瑞和金同时拉进了黑名单。
        紫堂表示自己一点都不想知道发生了什么。

【瑞金】修仙的后果

(*´艸`) 白砂糖,微ooc

        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格瑞搂着打游戏的金昏昏欲睡。
        “别玩了,睡觉。”
        “我这就要通关了!一会儿就睡!!”
        “你明天不是还要和队友出去玩吗,睡觉。”
        “不影响的!格瑞你先睡吧!”
        格瑞看了眼时间,抿抿嘴。
        “那你十二点必须睡。”
        “放心吧!我可听话了!”
        金眼睛不离游戏机的对格瑞说道。
       
        十二点,金眼睛不离游戏机。

        两点,金眼睛不离游戏机。

        四点,金眼睛终于离开了游戏机!
        他迅速的摸到旁边的手机,兴奋的发了一条动态,然后满足的把手机扔到一边,躺在格瑞身边睡下了,完全不记得自己答应过什么。

        第二天一大清早,格瑞被自己的生物钟叫醒。看了眼怀里睡得死沉的金,轻手轻脚的下床,去厨房做早饭了。
        等待水煮开的时候,格瑞顺手拿过手机,刷了一下扣扣空间。

        04:08  友谊至上的金:
        啊哈哈哈哈这个游戏终于通关了!!
        【截图】

        【04:08】

        格瑞的眼神一瞬间变得深沉了。

        之后发生了什么,没有人晓得,只知道睡醒后的金受到了不可描述的对待。
        据金的队友凯莉大佬透露,那天一整天金都没有出现。

        格瑞:以后金应该知道早睡觉了吧
        金:以后游戏通关再也不发动态了





修仙是不好的,大家不要学
       

懒得上色。。
【小声】我才不会告诉你们格瑞的眼睛里有爱心

真·头像
对凯佬的爱意如此深沉以至于她头上的星星都掉了下来【bu

朱迪画的比尼克大了一点点。。
而且时间比尼克短。。
emmmm...就这样吧

幼儿园画风
为凯莉大佬疯狂打call

好久不用lofter了
刚入了一天的指绘坑,第一个成品
原创!!不是临摹!!
狐尼克好帅啊( ` ﹃`)
自我感觉还不错www

【鬼白】幼儿园的小朋友

我!又!回!来!了!
对又是我。

幼儿园设定,私设成堆,ooc请原谅,下面↓

一。

        鬼灯是金鱼草班的班长,总能把事情处理的很好,但是脸色总是阴沉沉的,所以伸手小朋友们的爱戴和敬畏。
        简单来说就是,朋友很少。

        白泽是白兔子班的班长,爱好是女孩子,每天最喜欢做的就是追着女孩子跑,简直就是不务正业,时间长了,整个幼儿园的小朋友们都知道,白兔子班的班长是个眼里只有女孩子的家伙。
        简单来说就是,朋友很少。

二。

        鬼灯第一次遇到白泽是在户外活动课上,鬼灯正在倚着大树睡觉,突然被一个不明物体砸倒在了地上,于是很恼火的把压在身上的东西踹到了树干上。
        流着鼻血的白泽慢悠悠的顺着树干滑倒地上躺平了,鬼灯这才意识到这是隔壁班的班长。
        就是那个不务正业的辣鸡啊——
       
        白泽刚一睁眼,就看到鬼灯阴沉而又鄙夷的眼神盯着自己,顿时心底没由来的窜上一朵小火苗。
        “…恶鬼…”白泽抹了一把鼻血,小声的嘟哝道。
        “你说什么!”鬼灯阴沉沉的脸迅速放大。白泽意识到自己现在的处境是打不过鬼灯的,于是迅速扬起一个灿烂的微笑,对鬼灯说:“没什么,夸你呢。”
        于是鬼灯的脸色更阴沉了,背后甚至飘出了阴森森的恶灵。
        “你觉得我会信吗?”
        白泽打了个挺站了起来,后退了两步,挑衅的呲了呲牙,露出两颗可爱的小虎牙。然后猛的向着鬼灯挥去一拳,却被鬼灯的手掌接下了。
        然后鬼灯身体力行告诉了白泽,不仅仅他一个人有小虎牙。
        他微微靠近白泽,轻轻的张开嘴,一口咬在了白泽可爱的小脸蛋上,留下了深深的牙印。
        “啊啊啊啊啊——你这个恶鬼怎么还咬人的!我帅气的脸啊!!这样还怎么跟女孩子说话!!我……”
        鬼灯阴森森的瞟了白泽一眼,不等他抱怨完,就转身潇洒的走了。

三。

        白泽感觉自己自从那次遇到鬼灯,身边就没发生过什么好事。
        特别明显的就是最近没有女孩子找他说话了。
        他好委屈啊!!!都怪那个恶鬼,好想把他压在地上狠狠地揍一顿啊。
        想到这,他心有余悸的摸摸自己的脸蛋。

        “白泽!!金鱼草班的班长来找你!”
        金鱼草班的班长?不就是那个恶鬼吗!!
        白泽一边挽袖子一边走到了门口,看见鬼灯死板的脸后,脸上凶残的微笑瞬间僵硬,嘴角还有微微抽搐的现象。
        “老师说要给你这个。”鬼灯刻意压着稚嫩的声音盯着白泽说道,把怀里抱着的一摞单子放在了白泽手里,然后转身就走。
        虽然对方没说什么奇怪的话,但是白泽还是觉得自己心里的小火苗更旺盛了。

四。

        虽然说是不务正业,但是白泽多少还是干点实事儿的。
        单子上写的是春游的活动事项,大概就是周末在游乐园。
        白泽首先想到的不是自己要不要去,而是隔壁班的那个恶鬼去不去,很多时候身体总是比大脑先行一步。
        然后他就厚颜无耻的去问了。

        鬼灯一脸严肃的看着眼前嬉皮笑脸的白泽,故作老成的“啧”了一声,然后转身就要回班里去。白泽赶紧抓住他的一只手拽住。
        “你还没告诉我你去不去呢!”
        鬼灯试图甩了甩,居然没甩开,于是盯着白泽沉思了一会儿说:“那就去吧。”
        白泽一听乐了,心里盘算着怎么在游乐园让鬼灯出糗。
        鬼灯看白泽的眼神中添了点沉思,心里暗暗琢磨着:这个像猪一样好吃懒做不务正业调戏女孩子的小屁孩是不是喜欢上自己了?

五。

        自从想到要在春游的时候报复一下隔壁金鱼草班的恶鬼,白泽就花了十二分的精力用在了打听鬼灯害怕什么上面,然而经过他四天的观察跟踪和研究,发现了以下几点:

1.鬼灯是金鱼草狂热爱好者,笔是金鱼草的,水杯也是金鱼草的。
2.鬼灯每天放学以后就溜的没影了,家庭背景无比神秘,有可能是某个组织的秘密间谍。
3.鬼灯十分喜欢睡觉,每个课间基本上都趴在桌子上睡觉。
4.鬼灯的直觉很敏锐,很多时候都能察觉到别人看他的目光然后看过去。

        白泽看着向他走过来的鬼灯,在本子上写下了第四条。
        “你这样的行为,无疑就是一个跟踪狂。”鬼灯撇了一眼白泽手里的本子,开门见山的表明了自己的观点。
        “你才是跟踪狂呢!我可是祖国未来的花朵!我可是很正直的!”白泽气急败坏的反驳道。
        “那你就是喜欢我咯?”鬼灯一脸‘原来如此’的表情看着白泽,白泽瞬间像是炸了毛一样的反驳道:“怎么可能,你这个自恋的恶鬼!!!”然后转身飞快的走了。

        路过的老师表示现在的孩子都这么早熟了吗??

六。

        春游很快就来到了,白泽虽然没有找出鬼灯害怕什么,但是整人的法子倒是写满了一张纸,满面春风的站在一群小不点中间。

        两个班一共四十个孩子,两个老师带一队,白泽悄悄的和金鱼草班一个叫唐瓜的小男孩换了队,站在鬼灯旁边笑的无比灿烂。
        不知道为什么。鬼灯心里想,看到这头猪笑的这么开心,反而更想打他了。
        压抑住心里想要和对方拌嘴的蠢蠢欲动,鬼灯集中精力去听老师说的话,尽可能的无视身边这个人。

七。

        小朋友来游乐园无非也就只能玩那么几项,旋转木马啊,蹦蹦床啊,还有赖在卖气球的小丑身边要糖吃。
        老师带着金鱼草班的队伍,首先站在了小丑面前,给每个小朋友都发了一个气球和一块糖果,鬼灯把自己蓝色气球的线系在手腕上,转头去看白泽的。白泽的气球是浅红色的更衬的他皮肤白皙,尤其是和他同样把气球系在了左手腕上,看得鬼灯心里一阵别扭,最后把其归结为和这头猪有相同点的不爽。

八。

        紧接着下一项是旋转木马,鬼灯对这种明显具有童话色彩的设施全然不感兴趣,却猝不及防的被白泽拉着就上。
        鬼灯这次没忍住,一巴掌呼在了白泽的头顶上。
        “你干嘛打我!!”白泽对着鬼灯大喊。
        “我不要玩这种幼稚的东西。”鬼灯面无表情的回答。
        “你这个恶鬼也太无趣了些!明明大家都是幼稚鬼偏偏要装成自己很成熟的样子。”白泽说着又对鬼灯做了个鬼脸,然后头顶又被重重的打了一巴掌。
        虽然嘴上说的是绝不退让的话,鬼灯还是跟着白泽坐上去了,也撇到了白泽一抹贼坏的笑,但却什么都没说。

         等第一波小朋友们都坐好了,旋转木马开始缓缓的转动,木马也上上下下的颠簸着,对年龄还尚小的小孩子来说还是很刺激很好玩的。
        白泽坐在鬼灯左边,看着鬼灯皱着眉头抓紧木马的两侧,心里一阵好笑,趁着木马向上晃的机会,抱紧木马的脖子,把另一只魔爪伸向了鬼灯的脸。
        没想到这个恶鬼的皮肤还蛮好的。白泽恶趣味的想,干脆就这样捏着他吧,难得看到他这种反抗不能的样子。
        鬼灯被蹂躏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左边的白泽。虽然很想把这个过分的人一巴掌拍到地上再也起不来,但是木马的起伏让他不大敢放开手,当然他自己是不会承认的。

九。

        白泽一直捏着鬼灯的侧脸直到下了旋转木马,他下马以后本想跑的离鬼灯远远的,却被老师拦下来要求站好队。
        心虚的站到了鬼灯旁边,只祈祷着身旁这人不要上来给他一拳。
        出乎意料的是,鬼灯只是揉了揉自己被蹂躏到发红的左脸,再次用意味深长的眼神看了一眼白泽,然后牵起了白泽的手。
        这下子白泽是真的害怕了,本来以为这个恶鬼给自己一拳就能消气了,但是一向不愿意和人牵手的鬼灯却如此反常,看来被自己气得不轻,这下子怕是要倒霉了。

        最后一项是蹦蹦床,每次上去五个小孩子,鬼灯和白泽幸运的没有被老师拆开。
        但对白泽来说这一点也不幸运,因为鬼灯还紧紧的拉着他的手,抽都抽不出来。
        白泽悟了,身边这个坏心眼的人一定是想着跳蹦蹦床的时候狠狠的修理他,所以才拉着他紧紧的不放,到底还是只想撒撒气而已。
        想着只不过是被揍上几拳的事情,这恶鬼虽然力气很大但也是会掌握力道的。如此简单粗暴的报复方式,白泽反倒是松了口气。

十。

        刚开始一切都很正常,五个孩子在蹦蹦床上蹦哒来蹦哒去,白泽和鬼灯牵着手在老师眼里也不过是两个孩子感情好而已。
        突然白泽被不知道是谁的脚绊倒了,连带着拉着他手的鬼灯也倒了下来,脸狠狠的撞上了白泽柔软的肚子,疼的白泽又是嗷的一声。
        鬼灯用手摁着白泽的腰,把自己撑了起来,感受到爪子下软软的肉感,情不自禁的捏了捏。然后看到白泽猛地一缩,耳尖也红了起来。鬼灯见状,佯装正经的又用爪子捏了一下白泽腰侧的软肉。
        这下子白泽是真的憋不住了,一下子翻身起来,两只爪子粗暴的捏住鬼灯的脸拉扯着。鬼灯当然不肯这么被白泽欺负了去,于是更任性的挠着白泽的腰。然而两个人都忘了他们还在蹦蹦床上,这么一闹,一下子又倒了。
        这次比上一次更尴尬,因为这一次鬼灯以深拥的姿势压倒了白泽。
        看着白泽可爱的脸蛋,鬼灯又一次咬了上去。

十一。

        那天的结局是,老师以为两个小孩子打起架来了,赶忙把他们分开,一人给了一支棒棒糖吃,集合以后就各回各家了。
        但是白泽就是感觉自己怪怪的了,既不想见到那个恶鬼,又忍不住想跟对方斗嘴。所以只能努力克制住自己欠抽的想法,一个人看看天空看看云,四十五度角惆怅一下。

        一个温暖的下午,白泽听到同班的茄子叫自己。
        “班长!隔壁班的班长找你有事!”
        隔壁班的班长??不就是那个好久没见到的恶鬼吗??
        白泽故作淡定的走到门口,刚想开口嘲讽鬼灯,怀里就被塞了一盆晃动的金鱼草。
        这惊吓真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白泽想。多亏了他心脏健康。
        “你是不是喜欢我?”鬼灯面无表情的问。
        “什么 ?”白泽回过神来,一脸懵逼的看着鬼灯。
        “你承认我就把金鱼草送给你。”鬼灯看着白泽,眼神里带着杀气。
        就算他一开始是想承认的但是听到这话都不会承认了好不好!!!而且他到底为什么潜意识里用的是“承认”这个词,说的就跟他真的喜欢这个恶鬼似的。
        白泽把金鱼草又塞回鬼灯怀里,十分挑衅的说:“我才不要这盆金鱼草。”
        鬼灯眼神一下子变得阴森森的,对着白泽呲了呲牙。
        白泽感觉自己脸蛋上一疼。
        “这盆金鱼草太丑了!”
        “那我再给你换一盆。”
        “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的意思是要我动手了?”
        白泽听到这话,一下子缩回了班里,老老实实的坐在位置上,无视鬼灯的存在。
        很好。鬼灯心里恶狠狠的想。胆子肥了智商高了,都知道打不过就躲的战略了,以后他就勤来串门就是了。

        想要勤来串门的鬼灯还没来得及付诸行动,就收到了白泽送来的一幅画。
        虽然不是很能理解对方抽象的线条和僵硬的画面表达,但是能看出来画上是两个人拉着手,一个背后飘着幽灵,一个背后飘着小花。
        鬼灯看看画,再抬头看看刻意东张西望的白泽,拿着画转身进了班里。
        白泽以为鬼灯也要像自己上次一样缩着不出来了,顿时愣在了原地。
        结果没一会儿,鬼灯抱着那盆金鱼草又出来了。
        这下两个人是真的都懂了,但白泽还是不想收下那盆活泼的金鱼草,一脸嫌弃的样子。
        鬼灯用阴沉沉的眼神盯着白泽,一副你敢不收就完蛋了的样子。
        白泽想了想,拉起了鬼灯的手,用真诚稚气的声音说:“以后咱俩就是一家人了,我的就是你的,你养着就好。”
        鬼灯表情缓和了不少,明显的被白泽的行动和话取悦了。

        后来,这盆金鱼草越长越大,被移植到了鬼灯家的后院。白泽也越长越大,移居到了鬼灯的家里。
        这株金鱼草,最终还是由两个人一起养着。


……  E N D ……

啊结束了,努力不要ooc,感觉最后还是崩了点。

【王杰希×我】2017年新年贺文

其实就是给自己发糖吧是这样吧,之前写好的直接贴上,全部私设,不用怀疑


“就要结束自己2016的单身生活了!”
席久在12月30号的晚上,躺在床上发出了这条说说。
“2017年让人期待的单身生活开始了!”
然后发了这条定时说说,时间是1月1日零点零分。

席久生活在一个神奇的小镇里,这个小镇的神奇之处是因为小镇旁边的森林里住着一位巫师。因为这位巫师,小镇里有着这样一个习俗:每当一对青年男女恋爱了,他们都会去请求巫师把他们自己的样子固定在恋爱的那天,巫师念了咒语以后,任岁月离开时间流逝,这对情侣都不会变老,除非他们其中一人自己想不开或者两人感情破裂。这个咒语对每个人一生只能用一次,所以在小镇里,这是比结婚还要神圣的事情。

巫师见过很多奇奇怪怪的人来找自己,比如自称痒局长是自己老公的阿浅姑娘,曾拿着痒局长的照片来。再比如跟远在外地的女朋友视频通话,请求巫师帮助的赵小姐。还有一个温柔的姑娘抱着一只兔子玩偶,呆呆的在巫师的家前面站了好久,然后询问巫师有没有可以让别人喜欢上自己的咒语。

席久也曾去找过巫师,她问巫师:“我可爱吗?”
巫师回答她:“你是我见过最可爱的女孩子。”

哦,这样啊。席久想,那这个巫师肯定不准,他见过那么多女孩子,如果她真的是最可爱的话,那就一定比很多很多女孩子都可爱,她那么可爱,为什么她喜欢的人不喜欢她呢。

从此席久对巫师的神奇嗤之以鼻。

席久喜欢的人是小镇大学里医学系的老师——王杰希。王杰希是一个温柔,有责任心,耐心,开朗的人,还会做饭。

席久在刚认识王杰希的那一年里,写下了人生中的第一封情诗,诗还是从百度上抄的很有名的喜酒的——

“天已经黑了/风也变凉了/我没有想你/我只是站在风中看月亮
叶已经黄了/花瓣也落了/我没有想你/我只是站在树前等花期”

结果王杰希给她回的是:“今天阴天看不到月亮,现在是夏天叶子还没黄”

哦。

在这一年的末尾,席久试图再约王杰希出来,就在三十一号晚上。本以为自己一定会被拒绝的席久,现在拿着手机躺在床上一脸智障。
就,就这么答应了?约了一年,就这么答应了?
幸福来的太突然。

晚上的时候镇上的广场有活动,于是席久仔仔细细的打扮了,在广场的标志下等王杰希,突然听到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

“诶!席久!”是抱着爱宠十牙的nuke。
“今天好漂亮啊!”nuke说。
“嗯!”席久开心的笑着,“我约到了自己喜欢的人呢!”
说着,席久远远的看到了走近的王杰希,王杰希也看到了她,笑着向她招手,席久感觉自己幸福的要升天了。

两个人单独相处时虽然都很沉默但气氛很融洽,时间也过得很快,眼看着就要到零点了,王杰希突然提出要去给席久买棉花糖。

羞涩了一路的席久想都没想就同意了。

过零点的时候,黑夜被烟花点亮了。
等着王杰希回来的席久无聊的一遍遍刷新着qq界面,突然收到了一条空间提示。

王杰希在自己的定时说说下面评论到:
“很抱歉,让你期待的2017年的单身生活要结束了。”

席久的心怦然一跳,抬起头,王杰希已经拿着棉花糖站在她眼前了。

王杰希笑着说:“我们去找巫师吧”

席久激动到呆滞的点头,听到王杰希嘴里嘟哝了几声听不懂的话,然后就被带塞了一口棉花糖,甜的她想哭。

第二天,席久想起来好像最后自己和王杰希也没有去找巫师。
几年后,席久迟钝的发现了王杰希就是巫师的事实。
好多好多年后,小镇里流传着一个神秘的故事:在小镇旁边的森林里,住着巫师和他的妻子,他们已经在这里生活了很多很多很多年了。

还有啊,巫师在一月一日的晚上施的咒语,是让小镇里所有人遇到此生的真爱时才会固定住年龄的咒语。

2016年圣诞节贺文

之前写的但是没有发。。。补上好了
全是私设,西九就是我是我


今天就是圣诞节啦。

一大清早外面就簌簌的落了一地白雪,猫咪专注的盯着窗外,把小爪子“啪”的一声拍到了冰冰的窗户上。

南方的确是少雪的。

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猫咪轻盈的跳到主人西九的床上,用毛绒绒的头去蹭西九的脸。

“唔”,硬生生被猫咪拱醒的西九发出了一声模糊的单音节,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猫咪浅棕色的毛,其次是昨天晚上挂到床头的金黄色的大铃铛。

哦,今天是圣诞节。

猫咪看到主人不理自己,又不安分了起来。

“喵喵喵!!”
说好的圣诞节礼物呢!!

西九仿佛意会了似的,从被窝爬出来,对猫咪一笑,就去洗漱了,任由猫咪在他身后窜上窜下。

大概只有吃饭的时候能安静一点了吧。这么想着,西九在锅沿把蛋壳敲开,鸡蛋就滑入了油锅,发出“呲啦”一声。

果然,当挤着番茄酱的煎鸡蛋冒着热气被端到猫咪面前时,喵喵的叫声一下子不见了,反倒讨好的蹭了蹭西九的手。

趁着猫咪吃饭的时间,西九从衣柜里拿出了早就买好的红色的毛绒绒的小围巾,还有一个带着白色球球的小圣诞帽。他把它们用前天在文具店买到的礼品包装纸和金黄色的丝带包在了纸盒里,又打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然后塞进了猫咪温暖的窝里。

西九再次走到客厅的时候,猫咪刚好吃完,收拾完餐后的凌乱,西九准备带着猫咪去工作了。

门刚一打开,冷风就夹杂着雪花刮了过来。

街上到处都是红绿的搭配,节日气息十足。西九和猫咪走过一家玩具店又经过一家花店,就抵达了目的地——西九先生的猫咪。

名字听上去很像咖啡店这样的地方,然而这却是一家杂货铺,但它不是普通的杂货铺,因为大家都相信在这里什么都买得到。

比如上周末的时候,文一小姐弄丢了爷爷在她幼时送给她的钢笔,但是隔了一天以后却在杂货铺买到了跟爷爷送的那支一模一样的钢笔,连上面的刮痕都一模一样,文一小姐因此对杂货铺的神奇心服口服。她不知道的是,那支钢笔是猫咪第二天从她家门口捡到的。

总之,对于小镇里的居民来说,“西九先生的猫咪”是整个小镇最神奇的地方。

西九才刚打开店门,就冲进来了好几位客人:要买推理小说的白邪小姐,想要一盒颜料的房东先生,打算买一个新手杖的船长先生还有替西九的姐姐带话的药酒小姐。

白邪小姐对着满满一地的推理小说两眼放光,迫不及待的一头扎入书海,嘴里还念叨着什么这个推理不够严谨啦那个细节描写的不到位啦。

房东先生也两眼放光的对着一柜子的颜料,先是抱了几十盒,觉得太多了,又开始挑来挑去,却哪个都不舍得放下。

想要新手杖的船长先生就比较挑剔了,这个不够符合身份啦那个纹路不够好看啦,这个的木材不够珍贵啦那个的长短不够合适啦,最终拿着杂货铺里最贵的一根手杖不肯放手了。

相比起来,药酒小姐最洒脱了,她只告诉西九一句话:
“喜酒说她要去西藏旅游,所以今年的圣诞礼物元旦礼物新年红包通通没有啦。”

西九揉了揉怀里猫咪的脑袋,叹了口气。
我为什么会有一个这样的姐姐啊……

给船长先生结完账以后,船长先生从口袋里掏出一把粉红色的软糖放到了柜台上,心满意足的走出了杂货铺。

然后就是抱着一大——摞书的白邪小姐,她怀里的推理小时已经比她高出来好多了,晃晃悠悠的,西九很担心它们掉下来会把白邪小姐埋掉。
“你真的要买这么多吗?”西九提醒道。
“没,没错!我搬的动的!”

虽然白邪小姐这么说了,但是西九还是帮她把书搬到了她家门前。
为了表示感谢,白邪小姐送给了西九一个圣诞树尖上的大星星。

最纠结的似乎还是房东先生,他的怀里还是那一堆颜料,西九怀疑他根本一盒都没有放下。

看看表,已经十一点多了,西九决定不管房东先生了,带着猫咪去吃午饭。

他们走出店门继续顺着街向前走,路过了一家理发店以后就是一家便当店,西九要了两份中号便当和一份超超超小号便当,左手提着袋子右手抱着猫咪,又回到了“西九先生的猫咪”里。

果然,房东先生还在挑选。

西九取出一份中号便当递给房东先生,他转过头犹豫着接了过来放在地上,然后下定决心了似的,抱着几十盒颜料要结账。
西九数了数,一共三十二盒,他记得房东先生一开始只想要一盒的来着。

房东先生在“西九先生的猫咪”里吃完了便当,提着一袋子颜料回家了。店里一下子空了下来,猫咪吃饱以后在椅子上打起了盹,西九决定出去逛逛。

第一个目标当然是玩具店啦!

玩具店里人很多,小孩子四处跑。房东不紧不慢的看看这个瞅瞅那个,有他小时候经常玩的吹吹卷,有圣诞老人的面具,还有红白相间的圣诞袜。

突然,西九的目光被一只傻乎乎的猫咪玩偶吸引住了,这只玩偶和西九的猫咪像极了,西九毫不犹豫的买了下来。

路过花店的时候,店主艾酱在忙着给花浇水,西九闻到了淡淡的花香,刚想进去买一盆花放在家里,脑海里就想象出了猫咪把花瓶打碎的情景。

算了……

回到店里以后,还是没有顾客,猫咪还在睡觉,西九从身后的柜子里随意的抽出了一本书看了起来。

才刚翻几页,房东先生又来了。

西九用询问的眼神看向房东先生,只见他拿出一盒糕点递给西九,说了一句“这是午餐的回礼。”就又匆匆忙忙的走了。

房东把糕点放到桌子上,继续看书了。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了,天渐渐的变黄变红又渐渐的暗了下去,西九决定关了店门带着猫咪回家。

他收拾好东西,抱起猫咪,刚想把门关上,一个白色的球飞快的闪进了店里。

????
那是啥??
幽灵吗?????

等到那个白色的球抱着一大个胡萝卜出来的时候,西九才意识到那是个兔子。他回头一看,果然,兔子的主人——十牙小姐正站在那里。

十牙小姐把胡萝卜的钱递给了西九,想了想,又从大衣口袋里掏出了一个苹果蜡烛送给西九。

西九想了想,送给了十牙小姐一本绘画书,互相告别以后,就踏着夜色回家了。

回到家以后,西九又给自己包了一个礼物盒。然后假装不知道里面有什么东西的样子,和猫咪一起拆开了盒子。

里面有船长的粉红色的软糖,白邪的圣诞树尖上的大星星,房东先生的一大盒搞点,十牙小姐的苹果蜡烛,还有一个猫咪玩偶。

喵喵喵喵?????
这长的跟我一样的是什么玩意?????

西九制止了猫咪对玩偶的摧残,把糕点盒里的两块绿豆糕放到了猫咪的盘子里。

一人一猫吃完糕点,西九把星星挂到了灯上,猫咪紧跟着就是一爪子。西九把玩偶摆在床头,猫咪接着窜上去一顿蹂躏。西九把软糖放到罐子里,猫咪就偷偷的倒一块在嘴里。

折腾了许久,猫咪总算玩累了安分了下来,西九看了看时间也不早了,就哄着猫咪去睡觉。

猫咪钻进软软和和的窝里,总感觉有东西硌着自己。

喵喵喵?
什么东西这么硌?

西九这才想起来自己在猫咪的窝里放了礼物。

打开灯,猫咪就看到了窝里的礼物盒,兴奋的用爪子扒拉开包装,摸着围巾和帽子。

西九给猫咪围上小围巾,又给猫咪戴上圣诞帽,连着照了好多张,才放猫咪回去睡觉。

再次关上灯,猫咪乖巧的回到窝里,戴着圣诞帽,抱着小围巾陷入了美梦。

“圣诞节快乐。”